華為員工的中年危機與技術合伙人的命運

圖片攝于德國文/余晟互聯網上的熱潮一波接一波。前兩周大家還在討論華為員工中年危機,昨天忽然就在慨嘆技術合伙人的命運。我本來只希望討論前者,可惜一直沒找到時間,現在正好結合后者一起來談。對華為員工中年危機,雖然當事人的陳述平實誠懇,似乎沒有引起多少人同情。我在朋友圈里看...
發布時間:2017/2/24 12:03:20  關鍵字:華為、余晟

圖片攝于德國

  文/余晟


  互聯網上的熱潮一波接一波。前兩周大家還在討論華為員工中年危機,昨天忽然就在慨嘆技術合伙人的命運。我本來只希望討論前者,可惜一直沒找到時間,現在正好結合后者一起來談。

  對華為員工中年危機,雖然當事人的陳述平實誠懇,似乎沒有引起多少人同情。我在朋友圈里看到的態度幾乎是一邊倒的,全都在指責作者自己不努力:既然入了 IT 的行,就要明白優勝劣汰是自然規律;干不動了就得讓位,公司的處理既然沒有違法,就無可厚非??雌饋?,大家都覺得辦事得按章法來,作者不值得同情。

  昨天關于技術合伙人命運的文章出現,除了少數人存疑或者“等反轉”,其他人的態度也是一邊倒,指責創始人無良、公司無良,讓合伙人辛苦七年幾乎一無所獲。更過分的事,創始人竟然煞費苦心地做了周密的安排,從公司文件和法律法規上看,技術合伙人似乎完全無從說理。原來在這種情況下,“照章辦事”似乎并不值得肯定,反而讓大家反感。

  如果我們相信正常的、有理性的人對待世界應當保持一致性,不應當使用雙重標準,那么大家對兩起事件的反應是存在矛盾的。我沒法決定應當如何面對這種矛盾,只想說說自己的看法。

  針對華為員工的事件(因為無法判斷華為“大規模清退某個年齡段的員工”是否屬實,我們只能就這個案例來談),我以為其中應當有幾種態度。一種是對我們自己的,一種是對當事人和公司的,它們是不能重合的。

  對我們自己來說,借此提醒自己要不斷學習進步,保持自己的競爭力,避免有朝一日陷入如此困境,這是相當正常的。

  但是對當事人和公司來說,是否簡單認定“公司的處理沒有違法”就可以了?恐怕不是這樣。當事人和公司之間,除了白紙黑字的協定,是否還有一些隱式的契約?比如很多人都傳說的華為“45 歲退休”,如果之前普遍是這么操作,即便沒有明文規定,大家卻有默契,當事人對此有期望也是情有可原。

  有人說“既然沒有明文規定,就要意識到風險”。話是這么說,但身為普通人,大家都希望消除不確定性,我們的生活也不能被不確定性充滿。如果一家公司的員工時刻都要擔心規章制度、工作環境發生劇變,他還能安心工作嗎?還能對自己的生活作出長遠的規劃(買房、買車)嗎?如果確實遇到意料之外的重大變故,打亂了自己的生活,難道出來抱怨幾句的權利也沒有嗎?

  再者說到當事人的貢獻。很多人認為,公司已經給了補償金,這就是仁至義盡,兩不相欠了。沒錯,與大量的無良公司比起來,華為的做法已經很規范很厚道了。但是我們也需要意識到,現代企業里員工的貢獻很可能是長期的,并不是和工作時間線性同步,不能簡單套用“做一天工結算一天工錢”的模式。就像如今隨處可見的創業公司,給員工的報酬相當低,作為補償,公司一般會許諾未來的高額回報。但是如果員工提前離職,公司最終上市,大家還是會覺得員工“虧了”,因為他沒有拿到“本該屬于他”的那部分酬勞。

  即便忽略以上所有的說法,我還是要說,我相當反感這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態度。如今很多人,尤其是混得不錯的家伙們,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一遇到境遇悲慘的人,就指責人家“不夠努力”,潛臺詞就是“活該”。但是,難道我們大家拼命工作、努力生活,就是為了營造讓所有人“生產力不高就沒活路”的環境嗎?我親眼見過很多人,或者是因為錯過了機會,或者是因為患病、遭遇事故,在“生產力”上無論如何不能與普通人相比,我們應當給他們什么幫助?如果有一天我們遭遇了同樣的不幸,我們是不是也能坦然接受,并且面對其他人“誰讓你不努力”的指責?

  更重要的是,這種態度是與人道的原則相悖的,而人道是相當重要的價值。我花了很多時間,終于理解了為什么我們的社會要講“人道”。因為人是復雜的,社會是復雜的,命運是復雜的,復雜就意味著無限的可能。即便不說“生命的尊嚴本身就值得尊重”,即便從最功利的意義上說,給現在的弱者以機會和希望,給他們以基本的保障,也許有朝一日他們能在其它領域作出巨大的貢獻,并造福包括我們在內的所有人。按照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觀點,史蒂芬·霍金這樣的人根本不該活下來。但是沒有他,就沒有廣義相對論的奇性定理和黑洞面積定理,我們也就看不到《時間簡史》。類似的道理還可以套用到很多科學家、文學家、藝術家身上。沒有他們,我們的生活必然要單調很多很多。

  寫到這里,讓我稍微做點澄清。在我看來,對于華為員工的中產危機,提醒我們自己要努力奮進當然沒錯,但對于當事人,同情和理解要好于一味的指責。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同情和理解一方,未必要指責或者仇恨另一方,尤其是在真相尚不明朗的時候——比如昨天刷屏的技術合伙人的悲慘命運,在全面、可信的報道出來之前,任何判斷和指責都是倉促的、冒失的。

  我們能確定的是,無論事實真相如何,創業本來是高風險的活動,許多安排都是利益博弈的結果,根本無章可循,習慣按部就班、也相信外部的一切都應該按部就班自然發生的技術人員,確實容易吃虧。我自己就見過不少技術人員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開:比如在老板和老板娘吵架時沒有摸清形勢最后被兩人共同開罪,比如秉公執法開除了中飽私囊卻與創始人關系密切的老員工,比如一開始被創始人當成棋子取代之前的技術合伙人結果自己重蹈被取代的覆轍…… 我之前寫過好幾篇關于創業的文章,閱讀量還都不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點擊文末的鏈接閱讀。

  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或許說明不是環境出了問題,而是我們自己出了問題。我有一個印象深刻的反例:有個朋友被某公司創始人拉去當合伙人,委以重任,也確實做出了不小的貢獻。然而到了約定落實股份的時候,創始人卻說“因為你的業績沒有達到我的預期,所以之前答應的股份不能給你”。這個朋友聽完拔腿就走:“落實股份是對待所有者,業績不達標所以不能兌現是對待經營者,兩類性質完全不同。你連我的身份都搞弄錯,這樣咱們沒法合作下去。”

  我不知道廣大 IT 同仁聽到這個故事是什么反應,我的第一反應是震撼。因為就我所知,IT 同仁面對“業績不達標所以不能兌現“的反應往往是爭論業績怎么個不達標,從來沒有也不會從身份性質的角度考慮。而我的這個朋友,他是做財務出身的。而且從后來的事實來看,當時選擇離開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關于創業,我以前寫過這些文章:

众人帮太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