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全球策略師的警告:技術泡沫隨時可能破裂

英文原文:WhenWilltheTechBubbleBurst?技術股票高歌猛進,全球十大市值最高的公司里面有7家都是技術公司。全球的獨角獸已經超過了260家,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技術初創企業。但這是否就意味著形式一片大好了呢?摩根大通首席全球策略師,《TheRise...
發布時間:2017/8/8 19:00:20  關鍵字:摩根大通全球策略師的警告、技術泡沫隨時可能破裂

  英文原文:When Will the Tech Bubble Burst?

  技術股票高歌猛進,全球十大市值最高的公司里面有 7 家都是技術公司。全球的獨角獸已經超過了 260 家,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技術初創企業。但這是否就意味著形式一片大好了呢?摩根大通首席全球策略師,《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 Forces of Change in the Post-Crisis World(國家的興衰:后危機世界中的變革力量)》一書作者 Ruchir Sharma 在《紐約時報》撰文給大家敲響警鐘,他對比了歷史上牛市崩潰的情形,認為現在已經到了狂歡的尾聲階段,黑騎士隨時都會闖進來,將留在舞會上的人殺光。至于黑騎士什么時候會進來,他給出了3 個信號。

  1967 年,當市場狂熱達到頂點時,作家 George Goodman 完美地捕捉到了這種情緒,他用來一場超現實主義的聚會來進行類比:這場聚會最后以“黑騎士”沖破大門將剩下的狂歡者的腦袋統統砍掉而告終。“那些提前離場的人得以免死,但鑒于舞會的燦爛輝煌,當還剩下一點時間時沒人愿意離場。于是每個人都在不斷地問——現在幾點了?但沒有一個時鐘有指針。”

  此后每 10 年,全球市場都會來一場這樣的聚會。在 1960 年代末,這場狂歡是為迪斯尼、麥當勞這樣的“nifty 50(藍籌股)”美國公司準備的,這些公司是那 10 年最堅挺的股票之一。1970 年代屬于從黃金到石油等自然資源。而 1980 年代末是日本股票的天下,1990 年代末是 .com 的狂潮。過去 10 年,投資者一擁而上撲向按揭證券以及從巴西到俄羅斯等大型新興市場。在每一種情況下,許多聚會的??屯诒罎砼R時仍然呆在市場上。

  今天,技術狂歡仍在繼續。投資者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沒有指針的時鐘——并且繼續無視其中的風險。在網絡泡沫時代被消滅的沒有盈利性的初創企業已經合并為由 Google、蘋果等領先的生存者組成的寡頭。這些是有著真金白銀的巨頭,但非理性的情緒高漲的跡象仍在不斷增多。

  其一是推銷者將有著非常不同前景的投資捆綁成一個包。過去 10 年他們將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打包成 BRIC(金磚四國)出售。最近他們又把 Facebook、Amazon、Netflix 和 Google 說成是 FANG,然后隨著公司名稱和前景的變化,這個組合又變成了 Alphabet、Apple、Microsoft 來組成 Faama。另外一些人則把中國最熱門的技術公司組合成 BAT(百度、阿里和騰訊)。不管怎么搭配,縮略語狂熱往往是泡沫思維的跡象。

  全球 10 大最有價值公司里面有 7 家都是技術公司,這跟 1999 年底網絡泡沫達到巔峰時的情況一致。隨著美國的股票市場屢創新高(本周道瓊斯指數已經突破 22000 點大關),收益日益集中在大型技術股票上面??礉q的人聲稱蘋果成為第一家市值破萬億美元的公司是必然的事情。

  不管這場游戲到收尾階段是如何的超現實,繁榮往往都是從真正的創新開始的。在過去,狂熱是因為大家對運河開通、電報和汽車的發明感到興奮而被觸發的。但自從鐵路的出現刺激了 1830 年代和 1840 年代的市場繁榮之后,像 1990 年代的網絡泡沫以及我們現在身處這場那樣的背靠背繁榮就未曾見過了。

  .com 時代見證了建構互聯網基礎的戴爾、微軟、思科以及英特爾等大公司以及有望發揮其革命性潛能的初創企業之崛起。當前的繁榮缺少一個流行的名字,因為創新——從物聯網到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等——是發散的,很難標簽化。如果說這里面有單一的線索的話,那就是駕馭數據的能力在不斷擴張,而數據被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云稱為是“21 世紀的電力”。

  當股價漲得比其潛在經濟增長速度還要快時,市場對真正技術創新的興奮就進入到狂躁階段。自從 2008 年的危機以來,美國經濟就一直以大約 2 個百分點的速度在恢復,這大概是過去一個世紀大部分時間增長速度的一半。增長的領域僅局限在這個環境。石油不大能帶來精神上的愉悅,因為價格受到抑制,而監管者則強迫銀行把音樂的音量開小一點。技術再一次地被看作是鎮上最好的一場聚會,這就像是 1999 年最直接的回響。

  誠然,今天的價格并沒有像 1999 年那樣被高估得那么離譜。這 10 年大型技術股票,也就來自繁榮較早期的熱門股票平均漲了 350% 左右, 幅度在 300 點到 1900 點之間。只有少數特定技術公司(主要是海外巨頭)的交易價接近網絡泡沫時代的估值,當時技術公司的平均市盈率達到了 50。而現在這一板塊的平均市盈率為 18。

  不過,今天這場技術繁榮的規模卻不大容易看得清楚,因為大部分投資動作都是由大型私有玩家來操控的。1999 年時,有將近 550 家初創企業上市,在許多以災難告終之后,政府強化了對上市公司的監管。部分是為了避免再做這種官樣文章,今年只有 11 家技術公司上市。許多都是通過風投或者私募股權機構來進行融資的。過去 3 年,VC 每年投入到技術板塊的資金都超過了 600 億美元——這是指 2000 年巔峰以來的最高表現——而私募股權投資者聲稱融資此前從來都沒有過這么好的時機。

  這些新的私募基金渠道正在創造“獨角獸”,也就是尚未上市但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或以上的公司。在 1999 年的時候獨角獸幾乎還不存在?,F在全球的獨角獸已經超過 260 家,清單基本上都被技術公司霸占了。如果有跡象顯示私有的獨角獸步履蹣跚的話,公有上市公司的市值估計也難以為繼。

  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這場游戲何時會告終。盡管如此,仍然有三個關鍵信號需要關注。

  第一個是監管。技術巨頭在今天被視為壟斷了互聯網的搜索和貿易,并且這些巨頭還在想方設法接管出版、汽車等其他行業,這引起了歐洲和美國等反壟斷機構的警惕。由于害怕新的互聯網技術更多地投入到浪費時間和腦力的事情上而不是提高生產力,這已經在中國引起了強烈抵制,比如官方最近批評網絡游戲是“電子海洛因”。以壟斷或者生產力破壞者為名對技術巨頭進行監管制裁可能會打消技術股票的誘惑力。

  其他信號我們更加熟悉些?;氐?1960 年代的“nifty 50”藍籌股,幾乎每一次大規模的市場狂熱都因為央行的銀根收緊政策而戛然而止,而那些靠借錢來參與這場游戲的很多人將會陷入麻煩。在美聯儲數次加息之后,網絡泡沫在 2000 年開始見頂。如果通脹持續迫使美聯儲把利率提高到超過市場目前預計的一般水平的話,當前的這場繁榮可能就會出現風險。

  最后,要觀察技術公司的收入情況是否出現低于分析師預測的情況。網絡泡沫部分是受到了對技術公司收入日益樂觀的預測的推動,當收入開始大幅低于預測目標時泡沫就會內爆。那時候投資者才意識到自己對互聯網革命所帶來的利潤已經變得不切實際。

  當然了,任何兩次繁榮都不會以相同的面目呈現的。這個牛市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到第 8 個年頭,這是有史以來第 2 長的牛市周期,僅次于 1990 年代末的那一次。但牛市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盡管顯然我們已經進入到這一周期的晚期階段,但要想下結論說此刻就像 1999 年或者 1998 年或者更早是不可能的。

  時鐘沒有指針,而黑騎士有可能在任何時候出現。

众人帮太赚钱了